1. 首页
  2. 资讯

慈善组织公开募捐

怎么看待“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”?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,只是给有捐助愿望的人提供了一个可以找到捐助对象的便捷窗口,让捐助者和受捐者更快相遇。当然,作为募捐信

怎么看待“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”?

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,只是给有捐助愿望的人提供了一个可以找到捐助对象的便捷窗口,让捐助者和受捐者更快相遇。

当然,作为募捐信息平台,应当是有义务严格审核信息发布的真实性和准确性的。捐助者有意愿帮助他人,而受捐者也确有困难、无力承受、需要帮助,这才是捐助平台存在的基础。

罗尔诈捐,之所以引起那么多人的公愤,就是因为他自己本身具有承担的能力,也有承担的资金和条件,而孩子的病由于有医保报销,并没有多么花费,也未造成家庭任何债务压力。这一切,都让那些自己省吃俭用而为他捐赠的人感到心寒。好在,最终募捐信息平台出面把所有的捐款都直接退回了,这一事件得以平息。

如果募捐信息平台,把这些审核事项前置,严格控制信息出口,那么类似事情就不会发生了。这样必将更好地维护募捐信息平台的公信力。

募捐是否要公开明细?

谢邀。

关于募捐公开明细的事情,近来可谓满城风雨。很多人觉得应该公开明细,这样能保证大众的钱被用在了应该用的地方,防止有人骗钱或者私吞。有人说不需要公开,募捐是因为走投无路,大家捐款也是古道心肠,我把奉献了爱心也相信被救助的人。

关于这个争论,我个人观点是不需要细致公开,但应该有个大致说法。

1,现在存在骗钱的人,如果完全不公开,一方面难免引起别人怀疑。另一方面,你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大家帮了你,你只是告诉大家没有挥霍它们的爱心,这不为过。

2,但是,也不能太苛责到每分钱都要写清楚去处。所谓过犹不及。被帮助的人大都是被逼无奈了,这时候哪有心思去专门做详细的账目呢!如果,项目做的滴水不漏,反而有问题了。

3,我建议有个大概的说法就行了。大家奉献了爱心,何必又为爱心的落地情况而废神呢?我们只是帮了别人一把,但不是上帝,不能借此气势凌人。

祝好。

网投赢到的钱捐给慈善组织违法吗?

谢谢邀答

网投赢得的款捐给慈善机构,应是好事社会共鸣。应受点赞,关健您网投得的钱是否合法。

如何评价慈善组织?

慈善行为要去魅!

王志安

小凤雅事件后,一些志愿者和公益组织的救助行为受到批评,很多人说,不过怎么说,这些公益组织的出发点是好的,他们毕竟在救孩子,他们做的事“不容易”,“费力不讨好”,如果因为救人遭致如此严厉的批评,公益人士和志愿者都会寒了心,今后谁还愿意做公益?

这种基于道德标准的评价我不赞成。

比如,那个贪污了2000万的李丽娟,你会说她的工作也不容易么,她也救了不少孩子。

我认为,当代社会慈善组织的公益行为要去魅。这就是一份普通工作,和清洁工,学校教师,新闻记者,政府雇员的工作没有任何差别,并没有什么道德上的优越性。相反,由于公益组织是在拿公众的钱来帮助他人,它的行为必须接受最严格的监督和审核。

慈善行为的历史演变,经历了一个从个别化到组织化的过程。传统社会的慈善,比较常见的是富裕人家修路建桥施粥放赈,这些慈善行为的最大特点,就是捐助者和捐助行为合二为一。但是,进入现代社会,慈善组织出现后情况发生了变化。其最大的特点,就是将捐助者和捐助行为相分离。也就是说,捐助者不再参与捐助行为,而捐助行为的实施者,本身也不再是捐助者。

这种机制的好处显而易见,它可以将普通人零散的爱心汇聚在一起,也能最大限度避免随意性的捐助行为导致的虚假慈善,以及救助过程中的不公正。更重要的是,组织化的慈善必然意味着公益组织的去魅化,因为公益组织不是捐款人,只是筛选评估执行救助行为的执行人,自然也就不应该拥有任何道德上的优越感。

但是,从受助人角度讲,他们无法分清救助款项的来源,他们会将感恩之心自然投射到公益组织身上。公益组织的工作人员,也极容易在这种情感体验中形成自我感动,误以为自己的工作在独立完成帮助他人的过程。这也是许多公益组织的人形成某种道德优势,从而拒绝接受来自第三方的批评和约束的原因。

但是,这一切必须改变。

因为现代意义上的慈善是一种财富再分配,它要求善款不但必须转移给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,还要在转移中创造出更大的社会价值,从而提升整体的社会福利。慈善行为如果无法去魅,就无法建构对慈善组织有效的数据化的评估和监督机制。

德鲁克和巴菲特都曾经表述过慈善组织的管理难题:目标模糊,错误的决策难以受到市场的惩罚。相比而言,企业的管理要容易的多。因为市场上有价格机制,有完善的竞争体系。价格机制可以有效配置资源,竞争机制可以保证优胜劣汰。但是,价格机制和竞争机制在慈善领域却是失灵的。需要被救助的人不会通过价值机制显现出来,而慈善组织的错误决策也无法通过竞争机制被淘汰。甚至,慈善组织连目标都很难量化,因为它们是负责花钱的,即便他们的工作是低效率的,甚至是错误的,看起来也是在帮助他人,普通人无法用一目了然的方式来评价他们工作的价值和效率。

因此,作为一种制度安排,慈善组织比企业更容易出现失灵和失败。这种失败是指慈善组织偏离所奉行的社会公益宗旨,片面地以功利主义为取向的信念、行为给整个社会带来的负效应。甚至,很多人还打着慈善的幌子,干着利益输送的勾当。

人们常常以为在慈善机构中工作的人,是基于无私奉献的高尚情操,但事实上,人都是自利的,即便慈善组织的工作人员也不例外。甚至,他们的道德风险更高,因为他们即便“有意”做错了,外人也常常看不出来。

但是,现代慈善的自身逻辑,要求其必须建构一套有效的监督和评价机制。因为他们不是在用自己的钱在做慈善,是用公众的钱在帮助他人。公众有权利要求这些钱花的足够有价值和足够有效率。要实现这个目标,就必须将慈善组织的救助行为去魅化,并拒绝用道德标准去评价公益组织的行为,从而建立起一套技术评价标准。

拿小凤雅事件来举例。一波一波的慈善组织去小凤雅家,他们的目标都比较一致,要把凤雅接到北京或者上海去救治。道德化的评价是,这些人是在不计一切代价救孩子,即便方法不太恰当,也是在救孩子,即便陈岚等人的行为有错误,他们也是英雄。

而技术化的标准是这样的:

1.救助要体现被救者利益核心原则,对于一个肿瘤终末期患者,将其不远千里运到北京进行积极性救治和姑息疗法,哪一个选择更符合小凤雅的利益,这一点需要专业评估。4月5号志愿者介入时,是否在决策前做过专业评估,还是仅凭志愿者的个人感受?还是,明明医生建议进行安宁疗法,但公益组织的人员却坚持送往北京? 如果是这样的,为什么要这么做?是不够专业还是另有原因?

2.救助者的介入行为是不是符合救助伦理,其行为有无专业指南和约束机制,是否有有效的操作规范,避免在救助过程中产生不必要的纷争?从而伤及被救者的自身利益。有人说陈岚等人的救助是“人权救助”,和困境儿童的监护人之间产生冲突几乎是必然的。好,那我们也要评估,陈岚和王家的冲突,哪些是基于陈岚等人在网上散布的虚假信息导致的,哪些是因为双方理念不同造成的。

3.如果救助失败,是否有人被问责。无论是早期的儿慈会的志愿者,还是后期的大树基金的工作人员,都会一种组织行为。他们所有救助行动,都是公众的捐款支持,如果失败了,我们要问,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?是本就不该强力介入,还是大树基金会提出的方案不具有执行价值。更重要的是,每一个救助方案之后,是否有评估体系,失败案例是否有人要承担自认,而不是下次注意就行了。

我知道,微博上很多人喜欢前一种评价体系,毕竟道德评价很容易产生共情效果,但我个人遵循后一个标准。我认为,只有去魅化的技术标准,才能分辨慈善的真假优劣,真正规范这个行业的发展。

在公司为同事募捐,你觉得公开好,还是匿名好?

你好,当然是公开实名好。

1.同事之间,人情世故,就应该让受助者知晓,也应该让捐助者知道钱去哪里了。

2.公开实名也避免金额被人动了手脚,杜绝职务侵占,这样可以如数给到受助者。


听说关注我的人最后都「升职」「加薪」了。欢迎点击头像,关注「职场私密笔记」

行善做好事应不应该公开?

如果是别人行善做好事,应该公开。一来宣传人家行善做好事的光荣事迹。对人家善举也是一种肯定和奖励。二是鼓励潜在的好心人来学习效仿。激发大家都来做好事的热情。三,这样可以使做坏事的人,一种无声的谴责。四,公开宣传弘扬行善做好事人物精神,树立好的榜样,利用榜样的力量去影响一代人的思想转变,通过公开宣传正能量的力量,来改正建立一个充满了正能量的良好风气。我自己做了好事,我就不喜欢公开宣传。因为我认为好人就必须做好事。这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。我更害怕人家说我炒作,为了表杨而做好事。现在社会上有一群龌龊的人,自己不做好事,反而对别人的善举说三道四,枉加评论,指手画脚。我很鄙视这种人。小时候的我做过很多小坏事,现在我就只想做点好事做个好人。(你也想做好人好事,那就从现在做起,给我点个赞转发一下,我必和你互粉)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。